爱德加·凯西 官方网站

英文阅读

短篇阅读

主编答疑

凯西说过这些吗?

比较研究获取洞见

幻相与真实

痛与苦

新书介绍:创世与进化

改变人类的心智

教练技能

光谱的两端

从更好的角度看灵魂转世

我与凯西解读的生命交集

意识与实相

一位修女的超感知体验

一位修女的超感知体验-1

我们生活的有趣时代

复活:生命的奇迹-1

复活:生命的奇迹-2

复活:生命的奇迹-3

拿什么奉献给你,上师?

生命的留白

物质之前

我们是星际存在

愿你平安

成为酵母

出埃及记-1

出埃及记-2

出埃及记-3

出埃及记-4
出埃及记-5




长篇阅读

音频放送

​视频欣赏

 

凯西美文:来揭穿凯西的哈佛教授




哈佛大学心理学院院长墨斯特伯格(Hugo Münsterberg)博士,是调查爱德加 凯西的诸多人士中最著名的一位。 他与爱德加及其家人在霍普金斯维尔度过了整整一周的时间,目睹了凯西催眠入定下的解读过程,访问了他的解读的要求者,并审查了诸多个案资料。 然而,墨斯特伯格从未写过一份报告公开披露他的发现。 他的同事们不知道他曾去过霍普金斯维尔。 对哈佛大学和波士顿公共图书馆的大量墨斯特伯格博士档案文件揭示了原因。

 

解开这个谜团的关键在于了解墨斯特伯格博士调查的历史和背景。尽管今天凯西的名字比墨斯特伯格博士的名字更为人所知,而且他的解读经常被引用和研究,但在1912墨斯特伯格博士访问霍普金斯维尔时并不是这种情况。如果不是1909年在纽约时报上的一篇学术报告的话,爱德加 凯西的名字就不会在他的家乡基督教县以外被人知晓,他在家乡担任卑微的摄影师并且教过圣经学习。

 

相反,墨斯特伯格博士是美国最负盛名的机构中著名的学者。在德国出生长大,获得海德堡大学医学博士学位和莱比锡大学的博士,墨斯特伯格博士被美国心理学史上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威廉 詹姆斯邀请到了哈佛大学。墨斯特伯格博士曾在白宫与两位总统一起吃过饭,在波士顿的家中招待了欧洲皇室成员,并且是世界媒体上引用最多的德国知识分子。

 

他是一个体态魁梧的男人,身高六英尺,体重二百五十磅,他的天赋远远超过了医学专业知识。他作画,写诗,演奏大提琴,执导电影,撰写畅销书和流行杂志文章,并率先推出技术,导致创造现代的测谎仪。他也因抨击他所认识的敌人而享有良好声誉。对他的任何批评,无论是真实的或想象的,都不是他尖锐而频繁的讥讽反击的对手。

 

1900年,当斯特伯格被选为哈佛大学的系主任时,他着手重写美国各大学用来教授心理学的课程。与他对凯西的调查,以及让其导师威廉詹姆斯的惊愕的,是他否认了潜意识的存在。他教导说,人类行为完全由遗传倾向和生理刺激决定。所以,自由意志是由显意识思想发明的。他不仅在非常藐视灵异现象,而且积极地反驳它。

 

1909年一个广为传播的案例中,斯特伯格调查了国际知名的意大利灵媒帕拉迪诺(Eusapia Palladino),这位灵媒也为英国心理研究员Hereward Carrington所认可。帕拉迪诺夫人可以呼唤她的精神导师约翰金,据称可以把桌子悬浮起来,将物体从一个地方远程运送到另一个地方,自发地激发乐器演奏,并召唤异空间的风吹进密封门窗的房间。

 

斯特伯格证明并非如此。在一位富有的波士顿人的纽约公寓里举行的一次盛会上,他和两名大学同事一起加入了帕拉迪诺一个黑暗的房间里的圆桌。在帕拉迪诺的指导下,他坐在灵媒的左侧,右脚接触左脚,右手接触左手。

 

同样,明斯特伯格的一位同事坐在她的右边,左手和左脚触及她的右手和右脚。帕拉迪诺解释说,调查人员可以确定,她是否移动了手脚。

 

但帕拉迪诺并不知道,斯特伯格还有一个助手藏在房间里。演示开始后,是斯特伯格的那位助手,而不是灵媒的精神指导John King,在展现他的存在。帕拉迪诺的脚偷偷溜出鞋子,用脚趾抬起桌子时,被抓住了。她还偷偷地把斯特伯格的右手放在他同事的左手上。这样,她就可以自由地移动物体,使乐器演奏。后来又揭穿了神秘的风,是一个橡皮囊喷向到她手掌的一个结果,她用来释放突然喷射的空气来吹过房间。

 

斯特伯格在揭露帕拉迪诺的成功和随后的记者法人赞美,无疑促成了他调查凯西的决定。触发教授前往凯西家乡霍普金斯维尔的事件是美国临床研究协会在19111011日哈佛大学的一个讲座,演讲者是Wesley Ketchum医生,他是在霍普金斯维尔最早与凯西早期催眠解读相关的医生。4千多名医生、临床研究人员和大学科学家出席了这次演讲,据说,这引发了斯特伯格一场莫名的愤怒。“我会把凯西揭露给世界,”他向他的一个学生吐露道。

 

三个月后的一月20日,在华盛顿参加完一个正式的官方宴会后,教授搭火车到达霍普金斯维尔,入住当地最好的Latham宾馆。当他存档的信件清晰可见时,他没有提醒新闻界,因为他相信他在霍普金斯维尔的出现,要让“骗子”相信的自己是赞同灵异现象的。他会在凯西骗人的时候抓住他,记录自己的发现,并在他自己选择的时间和地点,在哈佛大学艾默生大厅公开示众。“当然,我的本能的选择是不去接触整个事件,”他在开始之前的调查之前写道:“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整个事情都是骗人的。”

 

第二天,斯特伯格租了一辆马车,来到了拉塞尔维尔街,进了这个城市边界的一个简陋的单人间小屋。正如斯特伯格从马车司机那里得知的,基督教郡的凯西家是富有的烟草种植者,但爱德加凯西本人却没有财产。甚至他的霍普金斯维尔摄影工作室的相机也属于其他人,与Ketchum医生和诺尔(Hoelier-Albert Noe)合作租用的。爱德加和他的妻子格秋搬进了属于格秋母亲的小屋,以节省开支,使家庭成员更方便照顾卧床的格秋,因为格秋还在肺结核的恢复中。

 

教授意想不到的到来,他的英语口音,还有带商标的厚银柄手杖,和齐踝长的海狸外套,给了凯西十足的惊喜。虽然陌生,但埃德加是亲切的。他邀请教授到他的家,介绍了他四岁的儿子Hugh Lynn,和简短地带他去卧室见了格秋一面。

 

哈佛教授没有表示喜欢,也没有向凯西解释自己的不请自来。他立即要求看桌子、灯光、水晶球或任何的“灵媒用具”,它们都是当时灵媒的必备。凯西如实地说他不明白斯特伯格所说的话。他不需要黑暗的房间进入入定状态,也不会漂浮桌子,移动物体,或召唤出人意料的阵风。他描述了他是如何进入催眠状态的,可以随意躺在起居室的地板上,或者是在院子外面,或是在马路中间。

 

他还告诉斯特伯格教授,他的解读是由速记员记录的,并且打印出来可在Ketchum医生那里查阅。作为凯西催眠诊断的一个例子,凯西向教授展示了他在前一天给妻子格秋的一份后续健康解读报告。斯特伯格研究了报告,并简要地检查了格秋。在进一步讲述了催眠解读过程之后,斯特伯格突然离开,甚至没有跟埃德加的握手告别或说再会。

 

不过,教授在几天后又回来了。这一次是由家庭医生杰克逊陪同,他们讨论格秋的病史,并进行了更全面的做了身体检查。

 

斯特伯格的调查正在进行中,但不是让凯西接受测试。波士顿档案馆的信件表明,斯特伯格曾失去了生肺结核的朋友和家人。他知道疾病和遭受痛苦的人的痛苦,并帮助在柏林成立了一个结核病研究所。直到他坐在格秋的旁边,他可能从来没有亲自见过一个病人的戏剧性复苏,是如此的神奇。

 

尽管他在凯西的家里看到和听到过这个事实,但教授并不愿意或无法作出创造性的飞跃来采取下一步:承认凯西的催眠解读治愈了他妻子的肺结核的可能性。傲慢,而非科学探究,是可能的原因。

 

正如波士顿书信现在所清楚的,在帕拉迪诺调查之后,斯特伯格和他的导师威廉·詹姆斯已经陷入了一场不断升级的争论,焦点是关于如何在哈佛和全国其他地方教授心理学的。詹姆斯教授恳求斯特伯格开放自己,接受他心目中的灵性来源可以提供“无法追溯到普通信息来源的知识”的可能性。但斯特伯格没有听从詹姆斯的建议,顽固地坚持他的立场,抨击詹姆斯的天真。随着詹姆斯在19108月的突然逝世,斯特伯格抓住了把他的攻击向前推进的机会。他访问凯西家庭的目的是收集弹药,以消除詹姆斯对哈佛课程的最后影响力。

 

第二天,斯特伯格要在凯西的摄影室,当面进行了一次催眠解读。凯西早上到达,这次解读由父亲莱斯利主导,速记员Katherine FaxonWesley Ketchum医生已经在工作室了。当教授到达时,爱德加刚刚告诉他们关于斯特伯格教授的突然来访的事。

 

斯特伯格被带到一个小客厅里,毗邻阅读的地方。人都到了后,斯特伯格就开始询问凯西的父亲和医生。合伙人回答了他的问题,给他看了一份病人的阅读资料和客户的证明材料。

 

终于,凯西的上午预约的客人来了。伯梅先生(August Boehme)从他在肯塔基NewPort的家里来,他并没有告诉医生或工作室里的任何人他为什么要做解读。凯西和伯梅只聊了一会儿,就躺在沙发上,进入入定恍惚状态,开始解读。莱斯利站在沙发边,挨着医生,伯梅坐在凯西旁边的椅子上。斯特伯格选了一个靠门的座位,在那里他可以最好的视角查看整个过程。

 

这是一个典型的凯西解读。他从头到脚报告了伯梅的身体,指出了问题所在,并提出了治疗的建议。根据解读,他患有胃部疾病,导致慢性营养不良。当凯西从催眠中出来时,斯特伯格又开始询问爱德加和Ketchum医生许多问题,又问了伯梅。

 

他问伯梅在解读前爱德加知道多少他的情况。“没有,”伯梅回答。“我从未见过他。我只在报纸上读到有关他的事。我病了很久,没有结果,所以我来看他,今天早上才来。”

 

斯特伯格问伯梅,他的解读报告是否说服了他。“当然是!”伯梅肯定地说。

 

在接下来的五天里,墨斯特伯格采访了凯西的其他解读受益者。Charles Dietrich教授给斯特伯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是前基督教县督学和霍普金斯维尔最受教育和最受尊敬的居民。

 

1902,凯西的解读报告治愈了Dietrich教授6岁的女儿艾米的精神疾病。在教授家里,Dietrich教授的妻子米妮讲述了女儿的病情,并向斯特伯格介绍了由专家使用的大量医疗记录。艾米本人很快就要上大学了,她可能给墨斯特伯格演奏了钢琴。

 

墨斯特伯格还采访了一位富有的建筑承包商达尔顿George Dalton,他曾咨询过凯西一个危及生命的腿部复合性骨折。医生已经宣布必需截肢了。在入定状态中,凯西却另有建议。他正确地描述了达尔顿的腿的状况,并指示Ketchum医生在他的膝盖上打一个洞,然后把帽子钉在骨头上,让达尔顿做牵引。将金属螺钉或钉插入骨是一个过程,在那个时候,以前从来没有在肯塔基或其他地方使用过。他不仅为凯西解读的真实性提供了个人见证,而且还对该手术进行了X射线证明。

 

医院护士Carrie House讲述了一个同样令人信服的故事。几年前,凯西曾建议她不要接受她的医生推荐的腹部手术,这确实是不必要的。凯西也预测她会怀孕,她的丈夫是医生,同两位专家都认为在她的身体上是不可能的。凯西在催眠中预言了出生日期,并说她会生一个男孩。

 

还有,在1909年,当她的新生儿接近死亡时,凯西诊断孩子有癫痫,一种当时无法治愈的疾病。又是凯西提供了治疗方法。在家里,三岁的汤米就在米斯伯格的脚边玩耍,是活生生的证据。

 

墨斯特伯格还去了肯塔基的农村贝弗利,在那里他和爱德加的母亲和父亲和他的叔叔克林顿一起度过了一个下午。在这里,凯西家人告诉墨斯特伯格教授一些故事:作为一个孩子,爱德加是如何与已故的祖父托马斯·杰斐逊沟通的,他是如何用棒球击中脊椎后,陷入昏睡状态并正确预言总统选举的结果的。少年凯西可以睡在书上,知道书中的内容,还可以找到丢失的怀表和结婚戒指,和只需把他的手放在动物上面,让它们安静下来。

 

墨斯特伯格是一个长期以来被认为具有敏锐观察力的人,曾帮助警方通过交叉询问从犯罪嫌疑人身上搜查真相,他确信凯西不是骗子。然而,在公开场合,他从未发表过声明或同意威廉·詹姆斯的理念,认为超心理学是哈佛课程的一部分。这样做等同于否定他建立自己事业的核心信念。然而,私下里,在墨斯特伯格离开霍普金斯维尔返回剑桥的那天,他向爱德加和格秋坦陈对自己所见和所听到的无法做出任何解释,他不得不断定爱德加的才能是真的。他还敦促爱德加继续解读。他说:“如果你再做救了一个Dietrich教授孩子的案例,你的生活就不会白费。”“我相信你会走得更远。你会再次收到我的信。”

 

但凯西从来没有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