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加·凯西 官方网站

凯西故事:爱迪生遗失的解读

---与亡者沟通的机器









文:Sidney Kirkpatrick

译:云思腾


在二十世纪早期,有许多著名人物对灵异现象有着浓厚的兴趣,包括科学家尼古拉 特斯拉,斯泰因梅茨(Charles Steinmetz),社会学家Upton Sinclair,作家Thomas Mann,Arthur Conan Doyle,诗人William Butler Yeats, 心理学家荣格,舞蹈家Vaslav Nijinsky,还要护理界的创始人南丁格尔,还有许多许多人物,他们的传记里本应该有这方面的内容,但传记作者们有意无意地省略了。


这种情况发生在爱迪生的身上,他的成就非凡,包括留声机、摄影机、电灯泡的发明。但是没有公开的,包括他试图打造一个可以记录灵异振动的仪器,以及他曾经与爱德加凯西合作去测试这项技术。如果爱迪生成功的话,关于对超验层面的研究就会增加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工具,就好像显微镜在科学发展方面那样。


爱迪生生命里一直对灵异现象的浓厚兴趣,可以回溯到他童年时期的密西根的Port Huron。他的一位家庭老友在心灵出版物《Banner of Life》里写道,“爱迪生的父母亲都是心灵主义者(Spiritualists)。为无数次参加他们家庭灵性聚会,那是我们的发明家还仅仅是一个孩童。”另外一位心灵主义者也说道,“在爱迪生还是小男孩的时候,我就认识他,还有他父亲家里的所有成员。他的父母亲是非常棒的心灵主义者,他们的一个儿子William Pitt Edison(爱迪生的大哥)尤其坚信灵异现象。我所知的爱迪生也相信灵魂回归和灵媒,但他很少谈及这个话题,除非是在他熟悉的人面前。”


童年的爱迪生听力有问题,被同学嘲笑为微型人。他不仅仅目睹了桌子灵异移动、怪异声响、灵异交流之类的现象,有心灵出版物记载了他用纸笔来传道灵异信息。他被这样的教导引导,并以自己的方式相信:物理身体死后灵魂的延续性是真实的、亡灵沟通是真实的、自然界(包括最小的分子)都拥有一个超乎一切的灵性能量。


者并不是说爱迪生信上帝和救世主。相反,他是一位坚定的、一直交纳会费的神智学者(Theosophist),跟尼古拉斯 特斯拉(也要求过凯西解读)一样,相信宇宙的智慧设计论。


“我并不相信神学里面的上帝,但有一个超级智慧,对此我毫不怀疑。”爱迪生对记者说。“生命是永恒的,许多人希望的永生其实是一个事实。”


在面对职业科学信任风险,爱迪生在查尔斯 福布斯(福布斯杂志的创始人)的访谈里这么说:


“如果我们的个性得以保留,这样,从科学逻辑上来讲就保留有记忆、智性、知识和其他在地球上获取的特质。因此,如果在我们死后个性仍然存在,有理由相信那些离开人世的希望跟人间交流。


我倾向于离世后的个性将能够影响物质界。如果这个推理正确,那么我们能够发明出一个精密仪器,让离世后存在的个性影响、移动、改变…这样的仪器如果制成的话,一定会记录下一些信息的。”


先行者

除了来自家庭和布拉瓦茨基夫人的神智学的影响,爱迪生的世界观也深受他的朋友也是同事William Crookes爵士的感染。William Crookes爵士是英国物理学家,他的主要贡献包括铊元素的发现、产生X射线的真空管、高阻玻璃的发明,还有从矿石里分离金和银的化学程式。他也是心灵研究学会(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主席,并且是首批将科学研究方法运用在超心灵领域的科学家之一,就像植物学家J.B. Rhine在杜克大学所做的那样。


爱迪生也非常熟悉好友物理学家Oliver Lodge的研究,他后来成为一位无线电报领域的主要合伙人,并且接替Crookes爵士成为心灵研究学会主席。这项科学家们的心灵学研究有许多著作,设计超能力、转世等领域,占据在爱迪生图书馆12000册藏书中的第二梯队,其中包括布拉瓦茨基夫人的《The Key to Theosophy》和史威登堡的《Heaven and Hell》。


爱迪生相信自己有心灵感应的天赋,这一点也被众多传记作家们忽略了。Joseph Dunninger(1892-1975)是史上最著名和最精准的超感知者之一。在他17岁的时候,被邀请到爱迪生家里表演。Dunninger是一位灵媒欺骗术的揭穿者。他一直与爱迪生还有罗斯福总统有书信来往,他注意到当爱迪生做的一些实验时,“他会聚焦在某个人身上,然后那个人就会来看他;要么他聚焦在某个东西上,东西就会传到某个人那里去,没有任何语言交流。”


根据爱迪生的实验助理Walter Dinwiddie和私人秘书William Meadowcroft,爱迪生公开谈及他的许多技术发明都是源自于他自己的转换意识状态下的结果。尽管传记作者们毫不在意这些,但证据说明一切。


追求证据


有了如此大的热情和兴趣,爱迪生开始与灵异人士合作实验就一点也不奇怪了。在与凯西联络之前,有著名的美籍波兰灵媒Bert Reese,他以可以阅读封好的信封内的内容而著名。根据爱迪生的资料,Reese毋庸置疑地证明了自己。


在某个实验里,爱迪生的助理被指派到隔壁房间,在纸上写下他在挪威的母亲的出生信息。Reese不仅准确地拼写出他妈妈名字的挪威语,还正确地说出这位助理携带的幸运符的样式。


爱迪生那时正在进行碱性电池的发明测试,他挑战Reese的心灵感应和前瞻能力。他走到另外一个房屋里,在纸上写下这个问题:“有没有比氢氧化镍更合适的物质来制造碱性电池的?”

写下这个句子后,爱迪生“头脑里面开始想另外一个问题,并且集中全部注意力要解决,这样如果Reese试图用心灵感应去阅读我的思想,就不会提取什么痕迹。然后我回到那个房间,里面有我的人和Reese。一走进那个房间,Reese就跟我说,’没有,没有什么比氢氧华镍更合适的物质来制造碱性电池’。” Reese是对的,直到今日,镍镉电池仍然是最流行的。


爱迪生下一个步骤是开发一个装置,用于调取电能频谱,他相信是那些灵异人士可以接触到的领域。他希望让当代的人们相信“那些有无数证据的,但大多数人却持怀疑态度。”


爱迪生这样描述他的实验的:“我试图去解决心灵感应现象,将一组电感应头连接在试验者的头部。四个人在不同的房间里,连接同样的系统...然后坐在同一个房间的四个角落,并且慢慢地向房间中心移动座椅,一直到膝盖触碰到彼此。但我们一无所获。”


爱迪生求助于凯西


爱迪生开发了第二个原型装置,试图记录或测量灵异振动。为了测试,他需要一个毫无疑问的灵异人士。Bowling Green市商学院的教授Joseph Dickey推荐了一位候选人(Dickey教授后来很快就成为了肯塔基最好的大学校长)。灵异诊断学家爱德加·凯西不仅向全美的医生证明了自己,而且还得到了阿瑟·柯南·道尔爵士这位作家和灵性研究者的最高认可。爵士这样描述凯西的:“他是独一无二的。”


尽管现在还没有收集到直接的记录细节,来详细描述那次凯西催眠解读,据信那是在1906年5月进行的。爱迪生和凯西之间的来信,后来被凯西的秘书Gladys Davis和《Hearst》报的记者Roswell Field审阅。这一证据,连同凯西在D.C.华盛顿发表的一篇演讲的文本,以及凯西回忆录中的一段短文,都提供了诱人的线索,让我们猜测到Dickey教授陪同爱迪生和凯西,走进Bowling Green市商学院McCormack的一间教室里,发生了什么事。


所发生的事情可能是一个关于电和心灵哲学的解读过程,这不仅是爱迪生感兴趣的话题,而且也是Dickey教授的领域。虽然今天那份解读不存在(很可能是在凯西的摄影棚里失火时毁坏),但从后来的给发明家Tim Brown做的解读里找到端倪,Tim Brown是代顿市的工程师,德科公司(Delco)的创始人,还有给一个叫Mitchell Hastings的人的解读(Mitchell Hastings是NBC的FM调频电台的创立人),可以很好地推断出可能发生的事情。“电是所有生命的核心,”凯西告诉这些科学家、发明家。“电就是生命”,“能量是心智在寻求表达,寻求是能量,而表达的是物质。”凯西将在一个解读里进一步阐述这个概念:

“在寻求中,是能量的递送,生命原动力促其成长。”(解读1125-1)“电或振动是同样的能量,同样的动力,你们称之为上帝。不是说上帝是一盏电灯或一台电机,而是创造性的振动是与生命本身相同的能量。”(解读2828-4)


这样的信息肯定会使爱迪生喜上眉梢,因为它与发明家本人所作的陈述相似。凯西在对于死后生命所作的这些评论,也打动他的心:“所有从物质层面逝去的灵魂都留在此层面周围,直到他们的演讲发展带着他们前进,或者回到这里发展。当他们在沟通的层面…任何人可以与之沟通。现在我们这里就有千百个呢。”(解读3744-1)


测试…测试…


许多凯西研究者(包括我自己),长期以来认为爱迪生试图用类似于1877发明的留声机,来录制凯西解读时的声音(这个发明在10年后进行了改进(蜡质录音筒))。现在很清楚,爱迪生正在尝试一些更具有纪念意义的东西:测量或记录心灵的振动。

正如爱迪生告诉多年的好友Allan L. Benson的那样,“我将把世界上的一部留声机放在舞台上,使歌唱家们比歌唱家自己能在剧院里唱得更好……我会这样做的。”这是Allan L. Benson的《爱迪生的新音乐之梦》,《Cosmopolitan 54,1913年5月》。他写了一篇关于爱迪生的传记文章,发表在《自由》杂志上,这个装置“是一个试图打破人间与灵界之墙的尝试。”他说:“他的目标是“制造一台机器,使其能够在没有灵媒或其他活的媒介的帮助下证明死后的生命存在。”


综上所述,Benson概述了爱迪生的领悟:“如果亡灵可以直接与地球联系起来,怀疑很快就会停止。爱迪生是一位科学家,因此,他对事实进行了深刻的反思。他关于灵魂、后世,以及进行两个世界之间的对话,可能有错。如果是这样,他想修正自己的方向以适应事实。”

唯一一个看过和使用过这个装置的人,是灵媒Joseph Dunninger,他说它包含了一个真空管,它是一个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可以用来放大微妙的“心灵”振动,还有一个铝制的管,它类似于一个麦克风。该设备可能看起来与20世纪20年代的心理电话相似,这个心理电话被误认为是爱迪生发明的,但操作方式却截然不同。(这款心理电话是设计用来在用户潜意识上,播放蜡质圆筒上预先记录的信息。)爱迪生没有展示他的灵魂记录器或讨论它的构造,但这并不是说其不存在。爱迪生是一个精明而好战的商人,在他获得专利之前,他对所有的实验技术都是保密的。


但这个设备实验失败了。这不一定仅仅是由于技术错误。在测试凯西的时候,爱迪生把说话的管子放在凯西的脸上,这时解读突然结束了。正如Dickey和其他人从先前的实验中所知道的那样,在凯西的身体上方放置某物会干扰连接,像有一个连接睡着的凯西身体和他的以太身体的无形的纽带被切断,打破了灵异的联系。如果催眠引导者向睡卧的凯西倾斜太近,也会发生同样的情况。


在最显著的例子中,有人切断了凯西的太阳神经丛与他的以太身体相连,他突然向上猛的弹起,使在场的人惊愕不已。这一事件很可能是Joseph Millard在《弗吉尼亚海滩奇人》中,描述的凯西“悬浮”的故事。实际上,凯西没有悬浮,而是被扭弯了。


实验结束了,但有几个现象值得一提。1934年1月19日,发明家爱迪生死后三年,一个爱迪生记录器被用来记录凯西的声音,那是长达一个小时的、关于世界事务的解读,成为最有争议的解读。


更让人感兴趣的是,在纽约灵媒Mary Olson在1941年降灵会上,爱迪生宣称出现。同时在场的还有J. Gilbert Wright,通用电气公司的化学家(他发明了有机硅),还有一个合作者是著名数学家、工程师,和灵性研究者Charles Steinmetz。Wright后来还与通用汽车公司的首席研究员、化学家Charles Kettering合作,他自己是灵性世界的信徒,也是凯西解读的接受者之一。


在奥尔森的通灵过程中,爱迪生的灵魂报上自己名号,并且说:“我想你可能会感兴趣的是我以前研制的设备的蓝图,”然后提供了和他一起工作来开发这个设备的三个人的名字和地址。


没有办法知道Wright最终获得的蓝图是否是真的。所描绘的设备包括铝喇叭、天线、麦克风和化学电解质,以产生电流来放大或许来自灵界的以太波。关于莱特的冒险(参阅《Fate》,1963年4月)的叙述几乎没有其他细节,流出来的只是自称为爱迪生“以太研究协会”的团队尝试过,但无法成功。


尽管这个故事很荒诞,但爱迪生可能确实实验过对后世的证明。只是没有用真空管。当爱迪生躺在病床上,恍惚地来回进出意识时,他低声对妻子说:“那边真是太美了。”

英文阅读

短篇阅读

主编答疑

凯西说过这些吗?

比较研究获取洞见

幻相与真实

痛与苦

新书介绍:创世与进化

教练技能

光谱的两端

从更好的角度看灵魂转世

我与凯西解读的生命交集

意识与实相

一位修女的超感知体验

一位修女的超感知体验-1

我们生活的有趣时代

复活:生命的奇迹-1

复活:生命的奇迹-2

复活:生命的奇迹-3

拿什么奉献给你,上师?

生命的留白

出埃及记-1

出埃及记-2

出埃及记-3

出埃及记-4




长篇阅读

音频放送

​视频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