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加·凯西 官方网站

英文阅读

短篇阅读

主编答疑

凯西说过这些吗?

比较研究获取洞见

幻相与真实

痛与苦

新书介绍:创世与进化

改变人类的心智

教练技能

光谱的两端

从更好的角度看灵魂转世

我与凯西解读的生命交集

意识与实相

一位修女的超感知体验

一位修女的超感知体验-1

我们生活的有趣时代

复活:生命的奇迹-1

复活:生命的奇迹-2

复活:生命的奇迹-3

拿什么奉献给你,上师?

生命的留白

物质之前

愿你平安

成为酵母

出埃及记-1

出埃及记-2

出埃及记-3

出埃及记-4
出埃及记-5




长篇阅读

音频放送

​视频欣赏

这张照片上是本文作者和他的妻子芭芭拉女士。

凯西解读对我的巨大影响

 

 

生命跟随着一张蓝图,也是一个业力演进的过程,也许也是一个思想演变成理想的过程。

 

蓝图也许是会各有不同的,而且动机一直是种不断变化的价值观,它随着时间的流逝悄悄的逐渐变化。30岁之后,生命演变成宇宙法则的图案,但在那之前则是冲突的混合物。

 

年轻人总有办法去忽视真正重要的事情,一本正经的去追求琐碎的东西。这也许是一个本能,虚伪又世故的人通常很费力,因为要轻描淡写的说着严肃的事情,却又要严肃的说着轻松的事。

 

这也许是上帝给年轻人的礼物吧,但是让我们放下幼稚的时机总会到来。

 

不过,第一次听说爱德加 凯西这个人时,我的心态就像前面说的那样嗤之以鼻的。

 

那是1937年,我因公从亨兹维尔市(隶属亚拉巴马州)搬到霍普金斯维尔市(隶属肯塔基州)。这个温暖的烟草种植区,有着上万人口。我几乎是立刻听到了一些神奇的超自然力的故事;还有非正统的疗法带来的奇迹般的疗愈;自然,还涉及到轮回和业力的难以置信的生命哲学。

 

我慢慢了解这个人,有一些人将自己生活的改变归功于他,我听了他们的故事,很可怜他们,但对我所听到的持保留态度。

 

这些事是不可能的,因为它们听起来不可思议。不可能的原因是由于我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也没有从学校学到过这些。就我贫乏的相关知识来说,它们也没有出现在《圣经》中,何况这几乎是一个我从来没有感兴趣过的主题。

 

我的兴趣简短的来说就是:追逐女孩,和她们一起跳舞,度过愉快的时光。这才是努力的领域,远远超过谋生的时间消耗。谁在乎一个住在500英里以外弗吉尼亚州的人,在看起来睡着的时候可以做些什么?除了那些容易受骗的人和疯子,还有谁会相信这么奇异的故事?何况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要做呢!

 

藏在这个态度背后的原因,是对所有不可见事物的极端怀疑。

 

也许是命中注定,又或者是神圣的天意,也可能是单纯的运气,最后我还是被说服向凯西要求了一份关于我自己的生命解读。

 

但这个建议长期以来一直被礼貌的“不”所拒绝,它带有疑虑和一定的好奇心。我是通过协会的一位成员申请到这份解读的。当时我对这个计划的主要兴趣,是有没有一种极小的可能性,让我找到魔法的钥匙,来打开财富的大门呢,但还有一个别的原因让我做这个决定。

 

多年前,在我早期的学校生涯中,有一个科目让我的想象力异常兴奋。做为一个不爱学习的学生,我大多数只拿到勉强过及格线的成绩。但是这个科目,不由分说的,我就是能取得很好的成绩。这个科目就是南北战争(美国内战)以及相关的一切。在我15岁之前,我基本就是有关于此的专家了。学习与此相关的知识让我觉得很愉快,我阅读了一切我能读到的:日期、地点、损耗、最无关紧要的将军们那些小规模的战斗,都可以随时从我的脑海里蹦出来。这让我的老师目瞪口呆。

 

在阅读我的生命解读时,我怀有一些期待,所以我直接跳到了我暗暗希望的地方,并找到了我想看到的:

 

“在此之前,我们发现此个体存在于称之为(美国)内战的混乱和冲突时期。这个个体在南方部队中,以所谓军粮供应的身份行事,或者是为士兵身份的人提供粮食供应...在这个经验中该个体有所收获,因为此个体表现出的是对目的的真诚。”

 

是的,确实,完全像我期待的那样,而我也应该因为这份解读有一个完全的转变,但我认为发现凯西有一部分是错误.

 

错误一,是这个预测:

 

“因此这个个体以后有机会,去播撒真理与爱的灵性的种子。因此这个个体或许会发展与成长为一个有影响力的人,一种魄力,一种正面的力量...

 

没有什么对我来说比这种说法更陌生了:“一个有正面影响力的人!”

 

对此我一笑而过,对播种善良我可没有什么兴趣,我的兴趣是播撒我的放荡不羁!

 

错误二:“对你来说,真正的,相信自己在上主(Him)之中移动并成为你自己,然后以这样的道路和方式来付出行动..

 

我没有这样的信念。在严格的正统观念中长大,我从开始为自己考虑起,我从来没有完全的接受这个前提。我只是口头说说而已,而怀疑论总是在我的脑海里。

 

最后一个错误,来自于我所谓的埃及转世:“该个体有一世作为祖伊泰克斯(Zeutex)存在过,因为该个体和祭司之间的冲突而变成一个极大的干扰。但最终出于对自我及人民的深刻考虑而吸收了祭司的思想和理想”

 

说真的我和祭司可没有什么共同点,而且我怎么可能去吸收一个远超过我理解的人的思想和理想呢?除了提到了内战,但这份解读根本就不是在说我,我把这份解读放到了一边并立刻忘记了它。

 

两年以后我离开了霍普金斯维尔市。1943年,我在田纳西州征兵局报名,他们把我派到了德国和菲律宾。正是在1946年我服完兵役以后,《圣经》的真实性,耶稣的神性,上帝的存在,人类的起源与天命,开始变得对我至关重要,重要到以至于我不会再怀疑了!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并不重要,如果正统的宗教根本就是错误的和没有基础的,我可以一劳永逸的完全忘记它。如果怀疑是没有根据的,就不值得更进一步思考。事实上,应该对灵性事物有更严肃的看法。那么,是时候下定决心并通过某种途径来活出这种精神。

 

我困境的本质,似乎在于人类的灵魂是否存在。我从一开始就倾向于有一个神圣的起源,也许这是因为我早期接受过教会的教导,但是现在我想要一个证明,至少让我自己满意。

 

如果人类没有灵魂,那么我可以认为人没有什么是比动物高等的。只是一个进化了的聪明的灵长类动物。如果生命没有意义,没有目标。除了是永恒中的一粒灰尘其他什么也不是。如果我们仅仅只是受过教育的哺乳动物,那么我们除了拥有所有动物的本能,其他什么也不会有。生命将只是残酷无情的竞争和适者生存而已。那么法律,秩序,尊重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也失去了对不可见事物的荣耀,追求与尊崇。

 

一句话来概括,除了灵魂存在这个解释以外,没有什么别的证明,可以让我理解人类的现状。这一神圣的火花解释了人类几个世纪以来的显著进步,并推动我们像更高尚更宏伟的目标前进。

 

如果,人类来自于一个神圣的源头,那就意味着必然有一个源头存在,一个宇宙的至圣的存在,一个至高无上的意识或者力量,一定会有一位上帝存在,一定会有比享受肉体的果实,更重要的意义和目的。

 

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到这些结论的,但是它们给了我相当大的安慰。我的喜悦是真实的。现代主义者和唯物主义者的思想让我震惊,他们在幻觉中分析判断,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幻觉的破灭让我震惊。我并没有要假装拥有许多相关的问题的答案。但是假设一下,如果没有指示,蓝图和光明指引我们回家的路,我们就不可能存在于此。

 

1950年的一天,那时我住在俄亥俄州的托莱多,我从一堆已经遗忘的书中拿出了托马斯 萨格鲁所著的《生命之河》(译者注:凯西传记)。在军队的早期生涯,我曾经匆匆的读过这本书,当时并没有留下什么印象。

 

但这一次,我认真仔细的查阅了。我阅读并重读了这本书后面的哲学观。我将之分成小的片段并仔细的看着这些段落。它们看起来恰如其分,不止如此,它们完全符合了我已经相信的真理。

 

生命被赋予了一个有形的可行的计划。这个计划将另一个模糊宗教概念的零碎资料连接起来。这里,至少,有一些是我可以相信的。我曾经的正统信仰被加强了而不是被减弱,因为现在我已经认识到,一个灵性生命旅程的必要性及其智慧。

 

我立即翻出了我的生命解读,因为年代的原因纸张已经泛黄了,我带着因为年龄的增长和成熟而得到的领悟来阅读它,与之带来的震撼我难以言表:

 

...真理之灵的种子...一个有影响的人...正面的影响...对你来说,真正的,信靠祂...以这样的道路和方式来付出行动...

 

两年以后,我持续的学习凯西的知识,了解了这位祭司的真实故事,和展开的生命模式。那位祭司就是拉-塔(Ra-Ta),当然就是凯西先生在埃及那一世的转世化身。如果不是因为解读很严肃的话,这个故事倒是很有趣。

 

“这个个体,变成一个非常大的干扰,是由于该个体和祭祀之间产生的冲突。但,最终,出于对自身和人民的深刻考虑,让自己接纳了祭司的想法,或者是将思想转化为理想,经由寻求领悟,去理解,然后实践运用这个法则:上主你的上帝是太一!”

 

 一切就这么精确的发生了,12500年后,我遇见了自己。

 

所以,这就是我的蓝图了,花了12年的时间才显露出来。现在离我得到生命解读的那天已经过了30年,我发现很多来自于它的预言都变成了现实。实际上所有曾经的转世经历都是有可能的,有说服力的。在现在这个时刻我可以确定这份解读有75%的精确度,我希望自己能再有20年的时间来继续验证它。

 

无论怎样,在1939年,我或者其他任何人都不能做出如此准确的预言。从那以后,我的兴趣在于推广凯西解读的资料,以及世界和平与裁军相关,还有国家与国际事务。如果我们没有更好的领袖我们就不可能有更好的政府,如果民众不开始关心公众事务,那么我们也不可能有更好的领袖。

 

后记:写完这篇文章的20年后,莱特尔罗宾逊先生再次评估说解读的准确性已经到了82%83岁时,他说解读的准确性已经到了90%,那是他在图森(亚利桑那州南部城市)过世之前想到的。“他随着成长变聪明了”他的妻子芭芭拉女士后来说到。

 

这篇文章重编于1969A.R.E(探索与领悟协会)的冬季会刊,首次刊登于19533月份出刊的《探照灯》(The Searchlight

 

作者:莱特尔罗宾逊先生 (1913-1997)是《凯西解读之人类的起源与天命》的作者。

翻译:周婷

校对:云思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