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加·凯西 官方网站

短篇阅读


大天使来临的解读

幻相与真实

痛与苦

新书介绍:创世与进化

凯西解读对我的巨大影响

瑜伽经里的心灵原则

拿什么奉献?

世界事务-中国篇

世界事务-俄国篇

世界事务-美国篇

光谱的两端:凯西的基督信仰与灵异能力

轮回转世与复活

凯西教练技术

从更好的角度看灵魂转世

我与凯西解读的生命交集

意识与实相

复活:生命的奇迹-1

复活:生命的奇迹--2

复活:生命的奇迹-3

我们生活的有趣时代

合一的力量

外星人、UFOs

生命的留白

出埃及记-1

出埃及记-2

出埃及记-3

出埃及记-4

出埃及记-5

愿你平安

物质之前

成为酵母的你我

为什么遭受苦难?

为自己建立防护

Covid-19:共同见证合一性

恐惧来袭时

疫情期间的八种灵性滋养

集体意识的影响力

密码为平安

前世怎样影响我们

我们是星际存在

生命的意义

体验神

人类灵魂的迁徙

音流冥想

一个灵魂的人间之旅

书籍介绍:凯西之埃及能量疗愈

一个心灵课程

怎样衡量成功

天使来访

变化的世界












X计划

An Experiment in Spiritual Development
关于灵性发展的实验研究
By Robert H. Schor
罗伯特·H·斯科尔
翻译:南冬冬  校对:云思腾
 
当我19岁时,被邀请参加由休·林·凯西主持的一个有趣实验,看看某些灵修训练是否能提升人的超能力。我哥哥乔和另外五个年轻小伙子,在他们二十几岁时,都参加了由林恩设计实践方案,是在并在位于佛吉尼亚海滩的A.R.E协会总部进行的。他称之为X计划。
 
三个星期内我们遵循严格规定的打坐、斋戒和祈祷,希望由此我们的精神与心理变化可以被衡量。
 
在十多岁时,我和哥哥对形而上学的问题越来越感兴趣。我父母在1940年接触到凯西的解读,当我10岁时,他们加入了A.R.E协会。每个月我都会读送到家里的月报并且深受其启发。我心想:“这是真的,我相信它,但我想我宁愿不相信,因为它远远超出了我的正常思维。”
 
1944年凯西先生为我做了一次生命解读。家族里的每个人都想进行一次解读,但是因为对生活我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也不知道从事什么职业,所以被优先考虑。每个人都认为解读会给我答案,但是这次解读并没有足够具体的告诉我选择什么职业。另外,它给了大量我无法核对的史实信息以及一堆无法理解的建议。我想这次解读完全错了,我感到非常失望。
 
我母亲把A.R.E的月报也与乔·雅霍达一起共享,他是我哥哥最好的朋友,我们住在同一条街。1948和1949年我们三个男孩参加了A.R.E的年度大会。1950年休·林恩告诉我们关于X计划的事,同年8月我们申请参加。
 
在凯西先生的家里我们见了面,这儿是凯西夫妇直到1945年去世前一直生活的地方。他们的家成为了A.R.E.的总部,也是休·林和戴维斯小姐他们的办公室,休·林恩负责管理,戴维斯是凯西先生长期以来的秘书。休·林恩告诉了我们本实验的目标。他说消除业力的关键是发展超能力,也就是开发灵魂之力。当你克服在潜意识中的过去的恐惧,并可以自由的向能够引导你的高尚潜意识寻求帮助时,超能力就会提升。我们提升超能力的起点就是X计划。
 
每天不是以早餐开始,而是凌晨2点的打坐。我发现在凌晨2点起床很简单,但要保持一个小时的清醒却很难。不管是当时还是现在,我一直没有学会像一个真正的瑜伽士一样盘腿打坐,休·林却很容易就能做到。冥想时我们侧重于A.R.E.出版的《探索上帝》一书的肯定句誓词上。在白天学习时,休·林恩通过为我们朗读冥想章节以帮助理解什么是我们应该做的。因为从12岁开始我就在冥想,从而有个很好的开端。
 
然后我们回去睡觉并在早上7点起床再次起床冥想,然后是清淡的早餐。到了上午9点,休·林会开始例行的讲课,一直到中午结束。然后一起用餐,1点用餐完到2点休·林会接着讲课,接着我们就会被分派和社会上非A.R.E.人员一起尝试实践灵性理想。
 
我们每个人都把自己所读的书、学的东西、在实践期间做的事情,还有吃的食物、做的梦,以及对事件发展如何应对、任何的ESP(超感官知觉)体验,记录到日记中。晚饭通常去一家咖啡店,9点熄灯时准时上床睡觉。这是一个非常繁忙的日程安排,以至于我们很难腾出时间写自己的日记。
 
有几个三天的斋戒,我并未从中获益多少,仅仅是变得乏力,但吃饭时,我真的很享受公共餐。有时候我们在户外一个长条桌子上用餐,环境的布置静谧怡人,食物令人心情欢悦,虽然种类少且简单,但所有人在一张桌子前用餐就会形成一个群体的某种和谐。我并不认为通过远程邮寄的形式,按着“清单”进行的X计划有着相同良好的感觉。
 
我希望能将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课程上,并且更加频繁的与像家人一样的团体一起用餐。这样有益于他们也有益于我。
 
第一件事是认识休·林以及我们彼此,这非常不错,尽管我并不总会欣赏一起体验的伙伴们的性格特质,但我想他们也不是总在欣赏我的。
 
我非常喜欢休·林恩的演讲,他将解读中的哲理汇总的全面而且易于理解,并且还会通过图表来辅助说明,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形而上知识的新世界,像是看到了宇宙内部的工作原理,也像是打开了钟表的背后,看到正在转动的轮子,以及齿轮间的咬合。休·林显然对这些材料有深刻的领悟。
 
我清楚的记得他关于“思想体”的课题,他认为思想在我们的大脑中形成实体形态,即思想体,这个思想体有持久的外形与状态。他认为思想体在很长的时间中通过我们的意志确立了其目的,即便后来该思想体不再与身体和思维相关或者不被身体和思维所需,它仍然存在。这个思想体就是我们阿卡西记录的内容。它是我们内在的一种的习惯或震动模式,伴随着我们一生又一生。
 
有一个认识业力的清晰方式:它不是外在于我们,而是内在。灵魂的长期工作是为了让思想体养成行为习惯以符合(神圣的)标准,从而实现该灵魂的目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一个理想,或者说行为模式,教导我们正确的行动以满足存在于我们内心的原创动力(上帝)的要求。
 
我们应该期待的是,有一天当我们的高我成为我们的思想体,并在我们的内心和通过我们的行为展现,从而在这个世界中成为有形之相(灵性果实,爱的表达)。
 
休·林让我们进行真实生活的体验,以帮助我们将学到的课程付诸实践。例如有一天他指派我出去找到一个小孩并聊天,然后回来汇报我们聊了什么,以及我是如何感受与一个陌生人的交谈。其目的是试验业力模式有可能促进也有可能抑制与陌生人之间的交流互动。
 
对此我百思不得其解。我性格内向且不知道如何与陌生人交谈,我痛恨这个任务,希望它失败,对休·林也很生气并且很自责。我只觉得很愚蠢。但是一段时间后,我决定不去想任务以及如何去完成,而是聚焦于各种来临的机会,自发的去反应(行动),然后看看会有什么结果。
 
沿着Arctic Crescent街,不到两个街区的距离,到海星教堂的对面,我碰到了一个8岁的小男孩,正在泥地上玩。他用双手和膝盖支撑着,在水泥砖人行道的泥地上用勺子挖,他是如此专心的在挖,都没有抬头。对于一个无视你的孩子你如何与他聊天呢?我不知道。
 
所以我蹲了下来,只是看着他玩。什么都有没有说,只是看着他玩。我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只是知道沿着这条街我已尽力走了足够远来和他聊天,我要尽我所能去面对这次机会。我呆呆的看着什么都没有说,在沉默中我们僵持了大约10分钟,他头也不抬的对我说:“我正在泥地上玩呢,看到了吗?”
 
“是的”,我回答他,仅此而已。又沉默了几分钟。他第一次看着我,并告诉了他的名字,并说他喜欢在泥地上玩。我说这很棒,并且告诉他我的名字是鲍勃。
 
我们从一件事聊到另一件事,聊的很顺利。最后我说了再见,起身回到了协会,我的任务已经完成,感觉非常好!
 
除此之外,我还学会了人生中伟大的一课:想要了解人只需看着他们就已足够,而非问他们有关他们的一切。人显然能感受到被关注、认知以及亲近。我猜测当他们与我交谈时他们也会感到尴尬和害羞,正如我与他们交谈时感受到的一样。只是我的注视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这一蔽障。现实生活中这种认识了解人的方法会真正的起作用。这是很棒的一课,我非常感谢休·林设定的这个具有挑战性的情况,让我从中发现了一个解决困难而有意义问题的方案。
 
现在我回顾这一经历时,我意识到这个事件的另外一个特征,那就是面对问题解决的方案我有自己的特点。这是我生命中业力的一部分, 是我本能的解决难题的模式。而我只需要面对它,无论发生什么都放开自己。例如,大约5年后当我25岁时,迫切需要一份工作,通过朋友关系,我被介绍到自己最感兴趣领域的领导那,也去过一流的猎头公司,几乎读了专业杂志的招人广告,但一无所获。
 
最后我对自己说:如果我尝试了最好的方法还是没有工作,那么我应该试试相反的方式——接受任何可能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碰巧一次偶然去了职业介绍所,假装自己未受教育而非对工作没有真正兴趣,我得到了一家工厂的工作并被即时聘任为勤杂工,它带我进入了一个我从不认为适合自己的商业世界,令人惊讶的是在我身上隐藏的才干和能力却从深处涌现,短短几年内我管理着约50名工人。
 
这些才干和能力养活了我的余生。因此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方式去解决问题,并且用无意识的思想和习惯去坚持这种方式。这就是我们的方式,通常被我们称之为业力模式。
 
在X计划中我做过一些梦,我认为是预见性的或者说是未来梦。有一个梦是我在用电动剃须刀给自己刮胡子,但是胡子没有从脸上刮下来,刮胡刀经过胡子,但他们却依然完好无损。几天后,现实生活中,我经历了同样的事情。我用电动剃须刀刮脸,但是胡渣却没有掉,我花了一点时间才意识到原来是忘了去掉塑料保护片,通常被放在叶片外面以保护刀片。去掉塑料保护片后剃须刀就好了。因此这个梦是明确的预见一个真实事件的发生。
 
梦中的预见在真实生活中发生了,虽然它微不足道,但32年后,我做了一个类似的梦,让我明白了X计划中这个梦的含义。
 
多年后的梦中我去了位于大中央火车站地下室的理发店,想要在那刮胡子。——对我来说地下室象征着潜意识活动,理发师在椅子上睡着了。(当我醒来时“深眠-我-我们”(‘a-sleep-I-us’)词组浮现在脑海中,并告诉我这是阿斯克勒庇俄斯——希腊医神!这不是很棒吗!?)在梦中理发师离开了椅子,我坐在了椅子上,想要刮胡子。
 
理发师拿起一把安全剃须刀,不是理发店经常使用的那种直剃须刀,他用手势指着一个真真实实的套在刀片上的塑料保护片,因为有这个的保护我不会受伤。
 
当醒来后我已知道这个梦的含义是这样:理发师是希腊医神阿斯克勒庇俄斯的象征。
 
众所周知理发师是康复的象征,欧洲中世纪的大多数城镇当地的理发店是医生/外科医生,他们用自己的刮胡刀来实施手术。
 
这个能力是他技艺的一部分。梦中理发师-用手语-告诉我:我永远也不会被加入的疗愈职业所刮到、被伤害。
 
这个梦是在我打算进修成一名心理医生时做的。回首这两个梦,我认为X计划时的那个梦是对我的一种安慰,在A.R.E.学会的疗法永远不会伤害我,而后来的梦于我是一颗定心丸,在心灵研究课程中学到的治愈方法永远都不会伤害我。
 
获知过去的恐惧是治疗的第一步。这些梦告诉我:我的第一步走对了,而且也不会因此受到伤害。X计划时做的梦告诉我使用凯西解读,抹平过去的成长经历永远不会让我受伤。这显然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消息。
 
没有像我所希望的那样:X计划会让我的未来走上了具体的行业。因为我发现灵性成长是内在的事情,而不是一种谋生方式。现实生活迫使我踏入一个完全无法想象的生活道路。我的生活变好了,但却是与我原来的设想的方向相反。我估计这是因为自己需要学一些并不知道的东西,而不是重复那些已经知道的。我觉得自己的价值系统有些问题,对自我的理解远远不足以应付心灵所需。而这些都是要我去解决的。
 
我不知道在我们的七个人中,是否有明显的超能力展现出来;也不知道该计划的形式和流程是否建立了一种可以改善并被重复使用的模式,但我知道对于生命我们应该做什么,每个人都渴望拥有一幅清晰的蓝图,每个人都期望心灵成长并乐意为之努力。
 
我知道X计划实然是我生命中一次非常重要的回归,是一次伟大的成长经历。它确认了我想过的灵性生活。年轻时对生活的抉择没有依靠凯西先生的解读,然而大约十年后,我意识到解读中的某些东西因为我经历的生活而变得有意义。从那以后我就已点点滴滴的意识到解读是如何正确的揭示我的内在本性。我一直期待着某种礼物,却得到了意外的那样礼物。
 
在上面提到工厂的工作之后,我获得了法律学位,后来在纽约成为了一名调查员,随后加入了美国海关总署,并升职到区域代理海关专员,在与国际贸易相关的工作退休后,我开始学习心理学,并开始了一项兼职的心理治疗业务。
 
生命解读没有提及以上任何的具体职业,但它侧重在“我”上。截至到目前我已验证解读的90%是准确的。而凯西不认识我,我也不了解自己。但解读的准确性太惊人了。我已经活了76年了,并且希望活到足够长,从而能够看到解读是100%准确的,我明白这只能从激动人心的生活中知道。
 
我学会了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天时间,学会了做手边的事,当日事当日毕,并尽可能的保持谦卑与平常心。我学会了去帮助每一个我们碰到的人。我意识到高我会介入,给出我所需要的信息并为此提供帮助。我放弃了看透生命的尝试,并接受了当下正是适合我的。那是一种需要很大耐心和长时间工作影响到的生命态度,但是它让我从苦难的后面走到了前面(无所畏惧)。
 
我知道了上帝让我们做自己想做的,但是生活中我们确实会碰到与过去相连的其他人。凯西说生活是一个学习的地方,现在我相信他。所以那些没有得到凯西解读的人,在生活中能够做的很好,比我做的更好。保持平和、希望和喜悦,才是更加正确的态度,是更加恰当的行为准则,也是和恐惧更加正确的关系,而非我们曾经是谁、过去经历了什么这些东西。
 
实在没有必要去寻找我们的业力,因为生命不断坚定的按当下现实生活,提示了我们是曾经谁以及我们的过去所做所为。我们需要的是耐心和善意,将我们从已经乱七八糟的工作方式中解脱。
 
总之,让其他人帮助你沿着这条道路前行,得到帮助、给予帮助,寻求并给予。
 
作者介绍:
罗伯特·H·斯科尔在14岁时曾得到过凯西解读。他在国际贸易领域从事法律相关的工作,退休后,正在写一本有关“运作中的原创力量”的书,而且他组织了一个慈善机构帮助中风患者。他是A.R.E.协会的老会员,现在与妻子Lily一起生活在纽约的黑斯廷斯哈德逊河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