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加·凯西 官方网站

英文阅读

短篇阅读

主编答疑

凯西说过这些吗?

比较研究获取洞见

幻相与真实

痛与苦

新书介绍:创世与进化

改变人类的心智

教练技能

光谱的两端

从更好的角度看灵魂转世

我与凯西解读的生命交集

意识与实相

一位修女的超感知体验

一位修女的超感知体验-1

我们生活的有趣时代

复活:生命的奇迹-1

复活:生命的奇迹-2

复活:生命的奇迹-3

拿什么奉献给你,上师?

生命的留白

物质之前

我们是星际存在

愿你平安

成为酵母

出埃及记-1

出埃及记-2

出埃及记-3

出埃及记-4
出埃及记-5




长篇阅读

音频放送

​视频欣赏


美国空军上将与凯西资料的不解之缘:

每日的生命课程

将军在他的退休典礼上

 

作者:LARRY D. WELCH,美国四星上将,空军前总参谋长。现任亚特兰大大学灵性领导力专业主管

译者:Winston

 

我第一次亲密接触凯西概念与理论,是在1967年,我参加了在弗吉尼亚海滩市凯西总部的一个研讨会。从修林凯西的开幕词到整个研讨会,我收到两大震惊。这些触动都不是物质性的,而却很个人化。

 

首先,我很惊讶的是我可以立即接纳这种概念的智慧和实操。这种接纳起始于修林的非教义性方法。他说我们可以这样测试一下。“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自主填充)……”我立即从内心明白这是对的,无论从知性角度,还是灵性方面,抑或本能上的,都是真理。

 

第二个震惊是,尽管整个研讨会提供的许多深奥的灵性理论,也许需要许多年的研习,但其聚焦点仍然落在丰富的每日生活的可操作层面。正如修林所说的,“在你每日的生命实验室里测试、体验”。从第一次接触凯西以后的48年里,我愈来愈在我生活实验室实践中发觉其巨大的价值。

 

因为社会主流的制约,对立即接受研讨会上提出的概念的期望不会很高。那时,我刚从越南的一场战斗飞行回国,当时正在Norfolk市的一所学校上学,我长期以来的智力倾向是科学和工程学。此外,在高对抗性的环境中生存下来的战斗机飞行员,很可能有一些不利于接受会议上提出的概念的特点。这些特征包括有些傲慢,自以为无敌,和实操可行强烈的承诺。幸运的是,会议上讨论的概念对我来说是如此的有说服力,以至于可以克服了这些内在的障碍。

 

合作与耐心

 

我妻子Eunice,六十年的生命伴侣,参加了凯西启示录课程。是她劝说我来参加那次研讨会的。我们一起共读了《生命之河》《生命多世》等多本书。我觉得那些书很激发思考,但离我的生活很遥远。我同意参加会议的主要原因,是在《探索上帝》第1卷的第一课和第七课中找到的。

 

一年的离别后,准备回到家中,我需要学习包括必须理解家庭没有我的指导和引导也可以运作无碍。我需要以合作和耐心回到我的配偶和作为父亲的角色中去。我将永远感激准备回家的智慧。那次研讨会的经验对我的个人、职业生涯,以及我的家庭,有着巨大的影响。我无法想象如果没有这些准备,我的生活会变得怎样。

 

回顾我的生命,接受研讨会的诸多理论,也许没有那么震惊。真像许多走进凯西资讯的人们那样,我的生命以及为我铺好了接受之路。Eunice和我小时候都经历过大萧条时期悲催,每天都为食物、水、住处而奔波劳碌。凯西资料里重要的一个原则是:思想是建设者,物质是结果。许多凯西解读都有这个基本经文了---持有一种帮助性的、喜乐的、有希望的乐观心态。挑战时刻来临,籍由信念、努力和正确的心态,引发美好的将来。思想可激发积极的心态。

 

我高中时期的梦想是成为建设桥梁的工程师,桥梁对我来说就是超越障碍到达新目标。但我进入了军校成为飞行军官。这样我的挑战去建设一个不同的桥梁,一种思想之桥,让人们得以接受不同的概念、不同的结构、不同的方案,和不同的结果。

 

作为上尉飞行军官,我负责将新毕业的飞行员与有丰富经验的老飞行员融合和替代,并负责他们的训练。接着还有一系列的职业变换,无论你喜欢与否,都要求一种心态:对未知敞开,甚至期待这种改变。

 

做决策的三个基本问题

 

也就在我参加的那次研讨会期间,修林凯西为开放式决策提出了一个三步走方案。这个过程非常清晰,我一直依照这种方案做决定的。这个方案涉及个人决定和职业决策,甚至可以延伸到生命目的。三步走方案涉及三个问题:

 

1,我们有什么?

2,我想要的结果是什么?

3,为了达成目标,我现在可以做什么?

 

我们不难发现,这些概念方法清晰低呈现在凯西解读资料里。在参加研讨会后不久,我和妻子都成为凯西ARE的会员,并开始参加《探索上帝》小组学习。我们小组成员背景非常不同,包括贵格派的、卫理公会的、犹太教的、南浸信会的,还有日裔美国人,我们都渴求领悟心灵和灵性世界,以及它们与我们生活的关系。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们读完《探索上帝》第一册,并且发现有许多立即可以在我的生活实验室里运用实践的理念,让我的日常生活大有增值。

 

对第一个问题“我们有什么?”的诚实可信的答案,涉及到诸多领域,包括自然科学工程、社会学、心理学,还有对自己的了解。而这正是《探索上帝》第二课的内容---了解自己,而且这通常是最难的。

 

第二个问题“我想要什么?”可以是物质方面的,也可以是心灵或者灵性层面的。在《探索上帝》第三课---我的理想,包括了这个问题答案的洞见。

 

第三个问题“现在可以做什么?”要求我们对“思想是建设者”有深刻的认识和确切的践行。需要我们打破诸多设限,以达成合作、伙伴关系和耐心,而这些品质都是《探索上帝》里面的诸课程内容。

 

最后一点,绝大多数我们希望的成就,和物质上的、思想方面的和灵性成长的目标,都将是远超越个人努力的结果所能够到达的。所有这些成就的品质都依赖于各种形式的成败课程:亲密关系的、家庭的、团队的、集体的。

 

那次研讨会后,我的生活加速改变,从对我的三个儿子一个女儿的养育教导,到他们未来的世界,到分析设计新型战斗机,到针对全球问题的快速反应,到监管变化莫测的经济预算,以及与兄弟部队的合作,与盟军的协调完成国土和世界安全课题。

 

领导力的三原则

 

随着挑战的层次和复杂性的升级和加速,伙伴关系和领导力的挑战也在升级,我反复地回到那三个基本问题。我发现领导力与伙伴关系的三原则,与修林凯西的三个问题密切联系。

 

第一原则:领导力与领导者本人关系不大。而是涉及集体或者企业的目标,以及要完成目标的团队成员。这无论在独立飞行任务还是管理一个部门或者一个企业,都一样。这个原则同样可以运用在对孩子下一步的教育引导或者职业发展方面。领导者个体的“我和我的意见”需要被最小化,而“我们的”应该最大化。

 

第二原则:领袖的角色、目标和承诺,就是要让团队成员的所有人成就他们的目标。这是唯一的准则。领导人是否是外向有魅力的,还是内向神秘的,并不重要;领导者是鼓励型的还是控制型的,也不重要(我个人倾向两种平衡型的),唯一重要的就是团队成员是否成功!

 

而《探索上帝》诸课程里面提供的概念和训练,还有开心总部提供的各种课程,都为此目标提供助益。我早先的生活以及职业生涯深受帮助。例如觉知,也就是对周围发生的密切留意,对一个执行任务的飞行员,是至关重要的。

 

觉知,对于一个企业,也可能是生死问题,尤其对高效领导力非常重要。我们需要觉察到个体成员的兴趣、动机和他们合作伙伴面临的挑战,更重要的是回应他们的爱好、动机和挑战;同时也有觉知到每一个行动、每一种心态,甚至每一个思想都有其广泛的影响。这对一位领导者来说特别重要,我个人有过教训。

 

我问我的助理,一位官员没有按时到岗的原因。这位助理很大胆有觉知,回答说:“他可能在厕所清理,恢复勇气”。我惊讶地说“为什么?我对他们很粗暴吗?我没有发脾气呀。”她回答说:“是的,你没有发脾气,但你不笑,完全聚焦,了解的信息永远比给你的简报多,这样你就非常有威胁性。”我非常惊讶,反驳说“我有微笑的,而且总看他们的闪亮处,也不断地关心他们,我觉得对下属是个威胁是领导者的失败。”助理同意我有这样的想法,但认为我没有完全表现出来。我感谢她的勇气和智慧,并开始觉知自己是否从物理和心灵层面都呈现出来。关心成员完成他们的目标是领导力的关键部分,无论整体的目标是什么。

 

第三原则:当一个行动或者计划无法达成时,随时准备重组,对新方案开放可能性。这个原则来自于通用电气的总裁Jack Welch,被成功的商业和工业领袖最为认同的。他认为巨型商业的成功,主要并不依赖最初的选择方案是多么的正确,而更多的是在初始方案有问题的时候,我们如何快速地重组,开启新方案。他进一步说,最大的阻碍往往来自于领导者的我执、害怕领导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或者官僚主义。愿意去面对问题依赖于信任和共同的动机,个体的参与度,以及对远超个人利益的目标的承诺。

 

当我刚刚成为空军战略指挥官时,我发现我们作战机组的日常维护严重不足。在与幕僚和下属指挥官商讨后,大家非常清晰了,日常维护的缺失成为习惯,以至于成为完成任务的障碍。我挑选了一位以革新闻名的官员,交付他这个任务。取消所有维护机组的指令,一切听新任官员的需要,希望他在120天内将指标提升30%,而不需要增加维护部分的工作时间。他接受了这个任务,90天后完成了指标。其他部门也迅速跟上。90天后,我们召集所有官员,根据他们的日志,制定了新维护条例。这种信任产出了持久的解决方案。

 

许多类似的例证,都是我的亲身经历,它们充分说明了凯西资讯所提供的前进动力,和在个体以及职业生涯里的实践性。《探索上帝》中的诸多课程,就是做决策和朝向理想的领导力方案的基石。身心灵的动力取决于心态---也就是作为建设者的心智思想。凯西资讯提供了丰富的课程和有效的方案,帮助人们发掘自己身体、心智和灵性的潜能。

 

我们完全掌控自己的生命。尽管我们无法控制什么样的境况走进我们的生活,但我们对其结果和反应,负有完全的责任。其结果造成的影响甚至超越我们的物质世界。对物质和心灵宇宙的整体认知,不应该引导向虚无缥缈的出世方法。尽管不属于这里,但我们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正是在这里每日的努力,塑造此生的旅程和更长期的未来。我们的理想定义出每日的义务和责任,为自己,也为我们影响到的人和周围的世界。